行業信息

中國教育報:政協委員呼吁建立校園安全事件判例庫

作者:日期:2016-03-14來源:

“校園安全每天都刺痛我們的神經”

——政協委員呼吁盡快建立校園安全事件判例庫

中國教育報  記者 張春銘

 

    “校園安全每天都在刺痛我們的神經。”全國政協委員、民進中央委員、四川省教育廳副廳長王康近日對記者說。由于一直非常關注校園安全問題,王康做了大量調研,他呼吁盡快建立校園安全“典型事件判例庫”。

 

    學校不能是無限責任

    王康以四川省為例介紹說,四川省目前有2.5萬所學校,學生近1800萬人。“我們經常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。出了事不可怕,我們面對它。”王康說,“但因為我們缺乏學校系統的典型事件判例,導致各學校面對安全事件時,解決方法不一。”

    去年兩會后,王康到德陽一所高校調研。正在討論問題時,校長和他說了一句“出事了”就走了。后來了解到,兩名學生不請假,私自騎摩托車出去,晚上喝了酒,在回來的路上,騎摩托車撞進一個施工工地,當場一死一傷。

    第二天,家長就來學校要求賠償。當地公安部門對學校說:“家長要求賠多少錢,你們就賠多少錢。”

    “當時,我們不同意派出所的解決方法。學生沒有請假就私自外出,這件事和學校有多少關系?學校不能是無限責任。”王康說,他去美國,問校園槍擊案誰負責?美國的校長告訴他,誰殺人誰負責。不能說人傷在學校,就是學校負責。“這就是以客觀事實為依據,以法律法規為準繩。而不是誰能鬧,誰就有理。”王康說。

 

    息事寧人助長“校鬧”

    王康說,現在有一個常見的現象,就是如果一名學生在學校或與學校相關的地方(如校園內、上下學路上、實習中等)發生意外傷害或死亡,家長和家屬往往要找學校給個所謂的“說法”,同時要求學校給予賠償。即便學校給出了說法,只要家屬拒絕賠償或賠償數額達不到期望,家長就會同親朋好友到學校鬧事。

    “我國發生的與學校相關的意外事件,有的在假期里發生,有的在校外發生,有的已經由司法機關認定與學校無關,學校仍被要求承擔無限責任。”王康說,“依照法理來說,學生發生了意外事件,學校該不該賠、該賠多少,主要應看學校在這件事上是否負有過失責任,或者負有多大的過失責任。”

    在王康看來,如果政府、學校、家長都能嚴格依照法治思維,嚴格遵循法律程序,“校鬧”根本不會發生。但由于法制意識的淡薄、依法治教的滯后,每當學生發生與學校相關的意外事件,總是以“息事寧人”為目標,以“擺平了事”為原則,督促學校“花錢買穩定”。

    王康認為,這在無形之中助長了“校鬧”的風氣,“校鬧”人員更加有恃無恐。不僅嚴重干擾了學校的正常教學和工作秩序,而且嚴重影響了依法治國方略的貫徹落實。

 

    建校園安全事件判例庫

    王康建議,由教育部牽頭,對學校常見的各種意外事件或糾紛進行收集、排查和梳理,整理尋找出一批要素相同的典型案例,并提供給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。“比如按時間梳理,是上學期間還是周末、假期,是課間還是課外;按地點梳理,是校內還是校外,是上學路上還是回家途中;按責任進行梳理,是直接還是間接,是主觀還是故意;按事故后果梳理,賠償數額等。”

    之所以建議由教育部牽頭,并提交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,王康解釋說,主要是希望在國家層面能出現有法律權威且統一適用的典型判例。“各地經濟水平不一,如果僅以各地自行判定的為標準,就會導致情況大致相同的意外事件,在不同的地區、不同的學校可能會出現不同的處理結果——有的給了賠償,有的未給賠償;有的賠得較多、有的賠得較少。”

    王康還建議審判公布典型判例,由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組織力量,對涉及學校的典型案例進行規范性審判,公布審判文書,進行要素分析,以指導全國各地以事實為依據、以法律為準繩、以判例為參照,同一個國家同一部法律同一個標準,堅決打擊非法

 

20160313日《中國教育報》第3

 

 

浙江20选5走势图定位